一、乔迁之喜

昨天邻居乔迁之喜,我和我老婆过去帮忙,现场装扮的和婚房一样,不得不说现在的乔迁之喜也有内卷趋势。

一共八样礼物,我家带的是苹果,进门时候喊了一声平平安安,每家带的东西都有深刻的祝福意味,然后是责吉时,开火,开水,开灯,在充满仪式感的过程里,大家一起完成这个乔迁仪式。

一大帮人凑一起有一种过年的感觉,好欢乐啊。

因为我们小区邻居年纪都相仿。凑一起天南海北的唠,胡吹海扯! 乔迁之家对门也是一户邻居,过来给帮忙,带着礼物一起参与乔迁这个活动。

二、我的邻居

老隅就是对门的男主人,一个总爱笑呵呵的哥们,本身我们都算是传媒行业,凑一起大家就是吹牛逼,然后聊完还比较有共鸣啊,一起说起来这行的苦恼什么的。

我作为一个运营和半个商务,偶尔也要出去一些赛事或者活动帮忙,这时候我有可能就变成了摄像大哥,或者剪辑小哥,如果有一些项目要谈,也算策划,还有做提案的工作。

传媒做前后期还是比较累的,因为都是很扎实的功夫,所以坐一起很有话题,聊了很久。

三、我的邻居们

乔迁之家的男主人和女主人也比较有意思,大家算是行业差不多吧,毕竟小区平均公司管理层,谦哥是前端程序猿(高薪膜拜),马老板是UI的负责人。笑呵呵的老隅是传媒公司的合伙人,这哥们阶级一下子不一样了,毕竟我是个领工资的社畜,虽然我同事喜欢叫我邹老板,但是我还真没给别人发过工资。

然后忙完了中午去餐厅吃饭,大家坐一起说喝点吧,谦哥拿了一瓶百年牛栏山二锅头,36度的酒。给我倒了一半,他倒了一半,老隅搞了点啤酒。

然后凑一起又是一顿吹牛比,喝差不多时候,谦哥给我们讲起他的工作经历,讲互联网兴起,讲这个行业,谦哥好像大我四五岁啊,我听完的感觉就是,谦哥好像进互联网的时候还是比较晚的(相对于他的年龄)。这个时候我就讲了一下我09年就开始做网站,手机站赚钱的事情。

四、独立博客们

然后老隅就搭腔了,问我你知道卢松松吗,我当时就笑了,我说我吃饭时候不是和大家说我是屌丝男么,这哥们在我看来就屌丝中的战斗机,严格说卢松松是草根站长的偶像。

请输入图片描述请输入图片描述

老隅又问我,你有独立博客么?这个已经算是在圈定模因(拥有共同爱好者,会因为一些相同的爱好产生自动聚集的情况)。我说我有啊,你有么?

老隅笑了,我说那加个友链吧,当时我喝的有点多啊,后来的事情也记不太清楚,总之忽然就发现你的邻居是一个独立博客站长啊。这个概率大概就和你在纽约大街上,说了一句东北话,然后你发现他是铁岭口音,然后用家乡话互相说了几句。

这个还是比较有趣。